推荐新闻
销售热线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利来国际手机客户端 >

星星之火,这样在凉山燎原

  新华社成都8月7日电 题:星星之火,这样在凉山燎原

  新华社记者 谢佼

  走在冕宁街头,红星无处不在。

  街头路灯,都是红星形状;在冕宁赤军长征纪念馆,每一位冕宁籍革新前辈的介绍前,亮着一颗红星。

 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史志办主任王大钊说,红星标志着革新。赤军北上后,冕宁当地的革新斗争,是“星星之火,能够燎原”最生动的实践。

  “中心赤军途经冕宁时,建立了党组织和当地政权,并抽调正规部队留下来展开游击战。”王大钊说。

  1935年5月底,中心赤军脱离冕宁经彝海北上。国民党展开了血腥报复,冕宁党组织、政权和游击队被损坏,国民党靖边司令部司令邓秀廷残杀共产党员和游击队,收缴赤军留下的枪支。与刘伯承“彝海结盟”的果基小叶丹奋起抵挡,数日后失利。

  王大钊说,但赤军留下了更有力的兵器,令敌人无法撼动。

  血雨腥风中,大桥场王香匠家在荞麦地里救起饿晕的15岁的小赤军詹发元,背回家救活;寄宿在老乡家的赤军伤员林德贵、廖茂胜,老乡为其养伤,并招其入赘……这是一份无以描述的骨血亲情。

  “真实自在相等,再不受人欺辱”“赤军是贫民的戎行”……赤军的宣扬标语、革新信仰,深深扎进冕宁各族公民的心里。

  “最关键是留下了党的干部!”王大钊说。1938年秋,冕宁康复了党组织,邓明鸿、严伯通等5名荫蔽党员进入校园,教育民众,把握邮局,流转前进刊物。后来,邓明鸿升任县政府教育委员、县银行行长,严伯通升任保长、乡长。他们将共产党员、先进青年安排在乡保作业,石龙、宏模两乡政权逐步被我党操控……因为当地公民接受了长征的启蒙,具有革新醒悟,勇于支撑前进,使革新的星星之火,在凉山渐成燎原之势。

  1945年11月,冕宁建立县参议会,三分之二的参议员是共产党员和民主人士。冕宁的政治权力,牢牢地把握在共产党的手里。

  到1950年,共产党在冕宁的基层组织发展到29个,党员587人,其中有少数民族党员22人。这批党员成为凉山彝族区域走向解放的主干。在解放冕宁时构成强壮力气,迫使冕宁的国民党军最终向公民缴械投降。

  “索玛花儿一朵朵,赤军从咱家园过;赤军走的是革新的路,革新的花儿开在咱心窝……”就这样,赤军把革新的火种播撒在长征路上各族公民心中,点着了我国革新胜利的朝霞。

上一篇:博望花地白鹭飞 下一篇:数读青海